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: 主页 > 曾夫人论坛wwwcom数理分析 >
再见亚洲首位女总统
发布日期:2020-02-18 09:5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8月1日,菲律宾前总统科拉松·阿基诺因结肠癌医治无效,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逝世,享年76岁。当天,菲律宾总统阿罗约宣布,菲律宾全国将哀悼10天。第二天,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到处可见身穿黄色上衣、佩戴黄色缎带的人,他们涌向马尼拉一家天主教学校,在学校的体育馆门口排起了长队。体育馆内,人群缓缓前移,最后一次瞻仰他们心中的“国母”。

  1933年,科拉松出生在菲律宾一个非常富有的家庭,小名科丽。她的曾祖父许范戈,是19世纪中期南下经商的福建人。科拉松有一半中国血统,四分之一西班牙血统,还有四分之一的菲律宾血统。

  科拉松在13岁时就到美国的天主教大学留学,读的是法语的文学学士学位和数学的第二学位,她觉得自己应该当一个数学老师,或者翻译家,但这注定是天真的梦想。

  不久后,她回到了菲律宾攻读法学。1年后,她终止了学业,嫁给了小贝尼尼奥·阿基诺。阿基诺家族是菲律宾的望族,小贝尼尼奥的祖父是抗击西班牙及美国入侵的将军,而他的父亲老贝尼尼奥则是议长、内阁部长。1967年,33岁的阿基诺就已成为了菲律宾议员,并很快成为菲律宾政坛新星。

  在当时的马科斯政权中,阿基诺成为反对派的著名领袖、政治批评家。而科拉松则一直默默地做“一个单纯的家庭主妇”,伺候丈夫,教育孩子,接待丈夫的政治盟友。但平静同样是个难以实现的梦想。马科斯为了实现自己的终生总统的宏愿,将有意竞选总统的阿基诺投进了监狱。

  在牢里一呆就是8年,阿基诺很快得了重病,尽管如此,虔信天主教的阿基诺夫人仍然试图走宽容的道路。她每天祈祷,不参加聚会,不买衣服也不去美容,试图用精神的自我牺牲获得命运的恩赐。1980年,在美国总统吉米·卡特的干预下,马科斯允许阿基诺到美国治病,而科拉松与4个儿女也一起随行,事实上走上了流亡生活。

  1983年8月13日,阿基诺独自一人从纽约出发,踏上回国的飞机。当阿基诺刚刚抵达马尼拉国际机场时,枪声便响起了,身穿白衣的阿基诺倒在了家乡的土地上。

  失去领袖的阿基诺的反对派们把目光投向了他的遗孀科拉松,这位从未涉足过政治的女子不仅被推进政治漩涡,也被推上了丈夫政治继承人的地位。那时,科拉松性格中勇敢、坚强的一面得到淋漓尽致地发挥,完成了从一个淑女到巾帼英雄的飞跃。她投身到反对马科斯统治的政治斗争中,成为凝聚在野阵营的核心人物。

  1986年,在内外压力下,马科斯突然宣布举行大选,科拉松被反对党组成的“人民力量”推举为候选人,并受到了欢迎。竞选中,这位温柔女子在填写候选人资料时,职务一栏中填写的竟是“家庭主妇”,她也因此在当选后被人们亲切地称为“师奶总统”。

  身为菲律宾第一夫人、马科斯之妻的伊梅尔达成为人们心中邪恶的化身。这个年轻时曾是菲律宾选美小姐的第一夫人,拥有震惊世界的3000多双鞋子。在她奢华的马拉卡南宫里,还有尚未使用的2000件舞会礼服、500件内衣,无数的世界上最昂贵的大瓶香水,几加仑的抗皱美容霜,以及一个大得连人都进得去的保险箱,里面还存放了几十个珠宝箱子。其奢华程度令人难以置信。但是伊梅尔达的外交能力却不容小觑,她的天生丽质,一直是马科斯政治活动中的筹码。

  而科拉松则成了善良的化身。她一直平和、简朴的形象深入人心,在她的第一次公众演讲中,她说:“最好的形容我的话,就像我的政敌所说——我只是个家庭主妇。事实上,作为一个家庭主妇,我一直支持我的丈夫,从不质疑他对民主的保卫、对美国人所支持的独裁的抗争。”

  当科拉松在演讲中提及阿基诺时,所有的人为之动容。最终,阿基诺夫人成为亚洲首位女总统。

  然而,这却并非一条平坦的路。阿基诺夫人上台后,面临着数不清的天灾人祸。阿基诺夫人的民意很快就降到了历史最低点。马科斯的羽翼试图抓住机会推翻政府,在1986年到1987年之间,马科斯支持的军人武装力量试图发动6场军事政变,幸运的是,这些政变均以失败告终。

  1992年,阿基诺夫人在结束6年任期后宣布不再谋求连任,她也成为第一位没有谋求连任的菲律宾总统。在她1991年7月最后一篇国情咨文中,她没有过多谈到她所作出的贡献,而是谈到了自己的失败。

  在告别演讲后,阿基诺夫人没有选择政府配给她的奔驰,而是坐上了自己的白色丰田花冠车,默默驶离了马尼拉。她表示,自己要重新过上普通人的生活。

  8月1日,菲律宾前总统科拉松·阿基诺因结肠癌医治无效,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逝世,享年76岁。当天,菲律宾总统阿罗约宣布,菲律宾全国将哀悼10天。第二天,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到处可见身穿黄色上衣、佩戴黄色缎带的人,他们涌向马尼拉一家天主教学校,在学校的体育馆门口排起了长队。体育馆内,人群缓缓前移,最后一次瞻仰他们心中的“国母”。

  1933年,科拉松出生在菲律宾一个非常富有的家庭,小名科丽。她的曾祖父许范戈,是19世纪中期南下经商的福建人。科拉松有一半中国血统,四分之一西班牙血统,还有四分之一的菲律宾血统。

  科拉松在13岁时就到美国的天主教大学留学,读的是法语的文学学士学位和数学的第二学位,她觉得自己应该当一个数学老师,或者翻译家,但这注定是天真的梦想。

  不久后,她回到了菲律宾攻读法学。1年后,她终止了学业,嫁给了小贝尼尼奥·阿基诺。阿基诺家族是菲律宾的望族,小贝尼尼奥的祖父是抗击西班牙及美国入侵的将军,而他的父亲老贝尼尼奥则是议长、内阁部长。1967年,33岁的阿基诺就已成为了菲律宾议员,并很快成为菲律宾政坛新星。

  在当时的马科斯政权中,阿基诺成为反对派的著名领袖、政治批评家。而科拉松则一直默默地做“一个单纯的家庭主妇”,伺候丈夫,教育孩子,接待丈夫的政治盟友。但平静同样是个难以实现的梦想。马科斯为了实现自己的终生总统的宏愿,将有意竞选总统的阿基诺投进了监狱。

  在牢里一呆就是8年,阿基诺很快得了重病,尽管如此,虔信天主教的阿基诺夫人仍然试图走宽容的道路。她每天祈祷,不参加聚会,不买衣服也不去美容,试图用精神的自我牺牲获得命运的恩赐。1980年,在美国总统吉米·卡特的干预下,马科斯允许阿基诺到美国治病,而科拉松与4个儿女也一起随行,事实上走上了流亡生活。

  1983年8月13日,阿基诺独自一人从纽约出发,踏上回国的飞机。当阿基诺刚刚抵达马尼拉国际机场时,枪声便响起了,身穿白衣的阿基诺倒在了家乡的土地上。

  失去领袖的阿基诺的反对派们把目光投向了他的遗孀科拉松,这位从未涉足过政治的女子不仅被推进政治漩涡,也被推上了丈夫政治继承人的地位。那时,科拉松性格中勇敢、坚强的一面得到淋漓尽致地发挥,完成了从一个淑女到巾帼英雄的飞跃。她投身到反对马科斯统治的政治斗争中,成为凝聚在野阵营的核心人物。

  1986年,在内外压力下,马科斯突然宣布举行大选,科拉松被反对党组成的“人民力量”推举为候选人,并受到了欢迎。竞选中,这位温柔女子在填写候选人资料时,职务一栏中填写的竟是“家庭主妇”,她也因此在当选后被人们亲切地称为“师奶总统”。

  身为菲律宾第一夫人、马科斯之妻的伊梅尔达成为人们心中邪恶的化身。这个年轻时曾是菲律宾选美小姐的第一夫人,拥有震惊世界的3000多双鞋子。在她奢华的马拉卡南宫里,还有尚未使用的2000件舞会礼服、500件内衣,无数的世界上最昂贵的大瓶香水,几加仑的抗皱美容霜,以及一个大得连人都进得去的保险箱,里面还存放了几十个珠宝箱子。其奢华程度令人难以置信。但是伊梅尔达的外交能力却不容小觑,她的天生丽质,一直是马科斯政治活动中的筹码。

  而科拉松则成了善良的化身。她一直平和、简朴的形象深入人心,在她的第一次公众演讲中,她说:“最好的形容我的话,就像我的政敌所说——我只是个家庭主妇。事实上,作为一个家庭主妇,我一直支持我的丈夫,从不质疑他对民主的保卫、对美国人所支持的独裁的抗争。”

  当科拉松在演讲中提及阿基诺时,所有的人为之动容。最终,阿基诺夫人成为亚洲首位女总统。

  然而,这却并非一条平坦的路。阿基诺夫人上台后,面临着数不清的天灾人祸。阿基诺夫人的民意很快就降到了历史最低点。马科斯的羽翼试图抓住机会推翻政府,在1986年到1987年之间,马科斯支持的军人武装力量试图发动6场军事政变,幸运的是,这些政变均以失败告终。

  1992年,阿基诺夫人在结束6年任期后宣布不再谋求连任,她也成为第一位没有谋求连任的菲律宾总统。在她1991年7月最后一篇国情咨文中,她没有过多谈到她所作出的贡献,而是谈到了自己的失败。

  在告别演讲后,阿基诺夫人没有选择政府配给她的奔驰,而是坐上了自己的白色丰田花冠车,默默驶离了马尼拉。她表示,自己要重新过上普通人的生活。

Power by DedeCms